歪歪三张牌外挂|开心三张牌老版本

六年前的文章

时间:2018-11-04    阅读:240 次   

  
  篇一:六年前
  时间长了,好像自己的一切都会乱,乱的让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收拾这些以往留下的灰尘和痕迹,有句话说的好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?#20445;?#22312;这些天的很多时候,突然觉得话说少了很多,也许这是回到三年前的我,并不是那么?#19981;?#35828;话,也许是学校部门让我从一个自我封闭的空间跳到了精彩的门外,回忆,有时并不是忘不掉,而是不想忘,这些东西在时常看来并无稀奇,但在此时,仿佛又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时代。说了,在时间长了之后,便会没有思想的去收拾属于自己的东西,让自己不再是那么的邋遢,时常告诫自己用一个整洁的面貌去迎接下一秒的开?#36857;?#26102;间长了不愿想起是因为想起时又会加深上一秒的历史,而在打开一本从家带?#20174;?#20174;未打开过的笔记本时,随落而地的便是一张自己都看着稀奇的便条,那是一张以前很常用的风红色的信纸,诧然一看,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,但又一时却想不起是什么东西。
  带着惊异和感慨慢慢打开这份由她最后署名的信纸,简?#26412;?#33021;说是古老,所以打开的很慢,生怕她破了,而在打开的一刹那,便见一个很熟悉的称呼,++:?#20063;?#24322;了,突然觉得自己曾经也这样的胆大过,要是现在谁还用这种古老的方式去叙述自己对别人的爱慕,那会被批斗,用现在的潮流,很疯狂的表达方式“你可以做我女朋友??#20445;?#25110;者含蓄一些会发个短信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咱俩能不能?”如果谁还能用信纸这样的方式去表达的话会被“人”笑死的,也许你们猜到了,对,那是一份所谓的情书。
  现在看来,这份来自六年前的书信,对于现在的我而言,并不能让我去在细细回味以前?#20999;?#26102;间的过往,但是让我感叹的是,这张信纸依然留着原本的香味,那是属于六年前的味道,从那时起,就从未再闻到过,也从未想起过,也许这是一种让自己回归的信号,或许这是一种让我摒弃“现在”的警钟,也许在以前打开信纸的那一晚就从未想过这封信能让我有些?#31508;?#30340;回忆,或者说从未想到过尽然还能让自己看到六年前自己懵懂的影子。
  时间有时候在不经意间过的连自己都不知所综,想要回到过去的时刻那是幻?#24120;?#20174;不知在离乡?#23576;?#30340;盐都还能让自己有在家的感动,也许是因为这份来自时空的书信,在烟雾缭绕中字字模糊,真想哭出?#31508;?#30340;少年时光,在晃眼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,但是深知自己是个铮铮男儿,怎能为这些曾经的儿女之事让自己乱了阵脚,不会!但是自?#22909;?#30333;,很多事儿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再去续写。?#35789;?#26159;现在还未清醒,或许依然坚持着。
  在这个时代,属于自己的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?留给自己的到底有多少是值得的?留下来的是否是自己依旧坚持的?只能在属于自己的空间畅想自己天地,或者完全可以去翻天覆地的去闯一?#24120;?#27809;有后路,没有支援,只有一搏,我想这才是属于自己的青春,扛得起,负的起,失败的起,不害怕对不起谁,只为能坚持和我一起坚持的?#20540;?#21644;朋友,那个属于未来的人你可以在那儿等着,既然?#37096;?#20102;那就,抵得住诱惑,耐得住寂寞,不管选择是与非,懂得放弃。
  
  篇二:当爱回到六年前
  我蜷缩在床头的一角,流干泪的眼已感到一丝困倦,每每想躺下,心口的疼痛让我无法忍受。我轻轻地掀开?#36335;?#30475;着被?#24202;?#36148;住的伤口,仍然可以看到血迹,这是冲动的行为还是理性后的抉择?眼泪再一次落下,落得那么廉价、那么的悲悯。
  我和彬坐在江边的栏杆上,我望着平静的江面发呆,彬看出了我的不乐,他知道我又在想着他。于是,就安静的陪在我身边。突然,我跟他说想去酒吧,叫他带我去,我想感受一下酒吧的气氛,想感受一下在酒吧里昏暗和耀眼灯光下的兴奋,甚至想要喝酒,叫他不要拒绝,不要问为什么,就在身边护着我。他以为我开玩笑,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。看到他那乐开了花的脸我也翘翘嘴角就上车了。
  我把没有了神情的脸靠在窗口,望着外面一排排的树,还有树下的人来人往,透过玻璃依稀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,有喜有乐,有怒有悲……路边的小贩和昔日一样,热闹一点也没有减去。看到这一面,我没有了从前的活跃,不像从前怎么也得拉上好友过去逛几圈才会舒?#27169;?#29616;在,对于这一切,都是那么的无动于衷。
  经过一个又一个的红绿灯,穿过大街小巷和绕过人群聚集的地方,车很快就停在了广州某一酒吧前。
  他说到了,我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他问我之前有没有去过酒?#36175;媯?#25105;说没有。我的回答很淡定、简短,我从侧面打量了他一下,他咬着嘴唇显然有点无奈,把他原本喜洋洋的脸一下子绷了起来。
  下车后,我仰视着酒吧的外表,环顾?#38393;?#30340;环?#24120;?#36824;好,算是一间正规的酒吧。
  彬走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,时不时他会回头来看我,然后对我笑笑,我腼腆的低下然后习惯的把头向左边稍望一会。
  走到酒吧的大厅就被那五彩?#22836;?#30340;灯光炫得有点晕。在光线的照射下可以看到站在台上?#24895;?#30340;美女正在舞动着身姿,台下坐着一堆男人,那种完全忘我的举动和喝彩声已超过了酒吧里摇滚的音乐声。一个勾魂的眼神和火辣的身材不愧是男人们的“隐藏?#31508;幀薄?#25105;望了望彬,毫无疑问,他的眼神正专注着扫向台上,他看到我看着他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很能理解,男人看到美女多少都会有点冲动。(中国散文网- www.jbxar.tw)
  我和彬通过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一间包厢,包厢不大,二十个方左右,但足于我们俩活动的空间。我找个位置坐了下来,彬点了一些有节奏的歌曲,然后点了一打啤酒和几个小?#24120;?#25105;跟彬说要是我喝醉了怎么办,他笑了笑说我不会喝醉的。其实,我懂彬这份人,他是个有学识、有素养、懂礼貌的人,之所以这样才放心跟他来这种地方,只是逗着他说几句罢了。他也不会喝酒,?#30475;?#26159;陪我开心。
  啤酒拿过来了,我俩又说又笑,傻乎乎的,干了一杯又一杯,最后为了尽兴干脆直接拿瓶子来干了。他教?#20063;?#25331;,我教他跳现代舞,这个时候,只有快乐和欢笑。在双方各喝了两瓶多时,彬就忍不住要找?#35789;?#38388;了,我站在一旁,双手叉腰哈哈大笑,笑他不如我,他憋了我一眼就往外跑去了。而我也感觉全身发热,脑袋蹦蹦跳,有点晕晕,于是,我坐了下来,让头?#21592;?#25345;清醒。
  这时的音?#38047;切?#20260;?#26657;?#21807;美而沉寂的旋律和酒精的发作穿透平静的?#27169;?#35753;?#20197;?#20063;掩饰不了心中的痛苦。沉淀在心底的事再次浮现。心里挂念的仍然是他,一个爱了多年的人。想起了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想起了跟他分开的时候,想起了又跟他合好的时候……分分合合最终是没有勇气走下去,以沉默告别。然而,?#27169;?#24590;么也放不开,浑浑沌沌的活在童话世界?#38126;?#24635;坚信着那个美满结局,?#28784;?#20026;“坚信”这个?#25342;?#33258;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?#20197;?#35813;就从这里抽心转身。书中说的什么“华丽的转身?#20445;?#25105;尝试了千万次都没有尝试到这种豁达的转身,对于这个词的用之只能意会,不可悟彻。对于这段不能自拔的感情我很无助,思想很混淆,真的解释不清楚。“每每想起你的无情,你的冷落,你的无所谓……我的心就像裂开一样痛,为了要把你忘记,也为了给自己一个新的开?#36857;?#25105;把一切与你有关联的东西都尘封起来,显然,这是暂时的事。”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就会抹杀了自己的未来,那时我就是一个?#21543;?#20154;?#28014;保?#19968;个?#35805;?#22842;终身自由脸上写满“忏悔”的囚人。我应该要怎么做?我很矛盾、很迷惘!眼泪再次落下……
  有时,?#19968;?#32993;思乱想,甚至想到人生的绝望。曾多少次我强忍泪水不让流下来,我不想我的泪变得那么廉价,因为,我告诉自己,泪也会坚强,泪也有尊严,然而,当泪控不住往下流的时候,也让我明白了,泪也有脆弱的时候,因为泪也会无奈,泪也会挣扎,于是,泪也带有种负罪感。
  正当我哭到没力时看到桌面上放着彬吸过的烟还没烧完,而我的心还在痛苦的挣扎着,这时,我像一只失去理智的动物一样拿起烟头吸了两下,然后狠狠地往自己的胸口一扎,顿时大叫一声,服务员跑进来,结果被我打发出去了。彬这时?#19981;?#26469;了,他看到我躺在沙发上捂着胸口在哭,他走过来扒开我的手看到我的伤口处流着血,眉头一皱,愤怒地说:傻了!然后往外面跑,在眼泪模糊的视线里看着他离去……他找来一名女服务员帮忙,彬把我扶起让女服务员帮我消毒伤口然后用?#24202;?#21253;起来,肉体和内心的痛交织一起已被麻痹得忘了哭。彬看着我一言不发,他知道我的事,我也知道他心里难过,看着心爱的女孩竟在他面前为另一个男孩做这种事。我站了起来,泪流满面的脸望着他,然后用嘶哑的声音问他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,他说不是我的问题,他说我很优秀,很好的一个女孩子,叫我不要再为一个不懂欣赏的人做傻事,不值得!他的话有力而严肃。说完,一把抱住我,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又忍不住哭,眼泪不停地流。
  此时,已凌晨两点多,外面的人开始慢慢离去而渐渐安静起来。彬为了我的安全就打电话打给他的一个好朋友过来一同送?#19968;?#21435;。
  回到家我一直坐在床的一角,久久不能入睡,一直看着窗外的天慢慢亮起来,而心口的痛,若隐若现……
  当爱的记忆回到六年前…………
  待续…………

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jbxar.tw/sanwen/1409185.html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mail:2771795825#qq.com(#替换@)
展开
歪歪三张牌外挂